寻路百年 “90后”老战士:留在手中的弹片是我最光荣的纪念

币游国际官方客户端

2021-07-01

【人物自述】承父遗志心向党胡华纯:我的父亲是一位共产党员,我也要加入共产党。

我叫胡华纯,今年92岁。

我的父亲胡子良是一位老革命,在我六个月大时,他就牺牲了。 我从没见过我的父亲,小时候看着人家都有父亲,我就很好奇我的父亲在哪里。

大概在我五六岁的时候,与小朋友起了争执,他就把他父亲叫过来撑腰,说我没有父亲还敢吵。 我当时就觉得很委屈,就跑去问我的母亲,为什么他们都有父亲而我没有。 在我多次追问下,母亲含着泪说:“你有父亲,你的父亲是个很优秀的人,他是一位共产党员,他也是一位英雄,他是为了给穷人说话、为穷人打天下而被敌人杀害的……”因为父亲当时手里有苏维埃政府核心成员的名单,国民党为了抓到我父亲想尽了办法,那时有句话叫“抓到胡子良,金银用斗量。 ”1930年5月,父亲在执行一次任务时因叛徒告密被捕,在瑞昌县城街头游行了三天三夜,受尽酷刑而始终坚守秘密。 “都说胡子良很聪明、心眼多,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几个心眼。

”刽子手边说边用刀在父亲的胸口划开,把他的心脏挖了出来。

从母亲口中得知这一切后,对我触动很深,原来我的父亲是位顶天立地的革命英雄,从那时起,我立志要为父亲报仇,要继承父亲的遗志继续革命,要像父亲一样成为一名共产党员。 1948年4月,国民党在瑞昌抓了几百名壮丁,我也被抓到广州花都去守铁路,那段日子里我都看不到希望,直到后来共产党到达广州,我就感觉有希望了。

共产党善于做政治思想工作,当时就把我们这些穷苦出身的士兵召集起来,让大家轮流讲自己家里是怎么被压迫的、受残害的,为什么会被国民党抓壮丁……当时我是第二个起来发言的,我说我父亲是一名共产党员,被国民党挖心而死,我一直想为他报仇,我是被压迫的……他们看我立场很坚定就把我留下来了。

当时我们有两种选择,要不就拿着银元回家乡、要不就跟着共产党干革命。

被国民党抓壮丁,我是被迫的,加入共产党,我是主动的,性质是不一样的。 我始终觉得我是共产党员的儿子,我就应该像父亲一样成为共产党员。 1949年,我在江西省吉安市遂川县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,195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在第二野四兵团陈赓部十四军四十二师一二四团三营九连任通讯员、通讯班长。